大华网 > 艺廊

造型古朴内涵丰富——蔡垂政肖形狗印赏析

  ▲戊戍狗年肖形印              蔡垂政 篆刻

  狗是人类最早训化的家禽,可打猎警戒,也可看家护院,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如今狗已成为饲养率最高的宠物。可以说,关于记载狗的文献以及与狗相关的故事,乃至描绘狗的文艺作品,都是中华民俗宝库中的一部分。

  狗年伊始,汕头篆刻家蔡垂政一如往年,在借鉴古物造型和名家作品的基础上,为大家呈现了一批以狗为主题、内涵丰富的肖形印。

  这几方印中,蓄势狗印颇有意思,印上的狗采用前低后高的姿态,尾巴紧收,蓄势待发,静中寓动,栩栩如生。

  回首狗印表现的是一只慢慢前行的狗忽然回首的一瞬间,尾巴卷曲,一足腾空,似乎正要往回走,正如范成大的诗句“随人黄犬搀前去,走到溪桥忽自归。”闲步狗印中,同样是缓缓前行,稍稍昂首,似乎随主人亦步亦趋,在天寒地冻的时候看到这方印,不禁联想起梅尧臣的“荒径已风急,独行唯犬随。”奔狗印是一只张嘴奔跑的狗,好像是见到了主人回家,正欢快地跑上前去,不知陆放翁“犬喜人归迎野路,鹊营巢稳占低枝”是不是就是描写这一场景呢?

  与奔狗印比较,立狗似乎是正站在家门口,昂首翘望,等待主人归家,“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风雪之夜,那么轻轻的一声狗叫,给远归的旅人多少家人的温馨。

  狗是喜动的,而静坐的狗也别有一番趣味,静坐狗让人想起美丽静谧的田园风光,“却听山犬吠柴荆”,“隔墙犹吠折花人”,诗情画意,令人神往。

  肖形印由于受肖形物象的要求,很多篆刻者都刻得很谨慎,但由于下刀小心翼翼,使酣畅有力的线条感表现不出来,没有了物象上的精神气。而徐正濂在《听天阁印话》认为:肖形印要有旧气,因此肖形的形象要到古器物、古肖形印里去找。他又指出来楚生的肖形印之所以刻得好,不仅在于简练、传神、生动,而且和古肖形吻合,气息醇古。古器物、古肖形印和来楚生的肖形印,都是垂政师法的对象。从传统中来,到现实中去,垂政深明其中三昧,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不舍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反复品味古器物、古肖形印、名家名作的风采,仔细观察现实物象的动态,再化为己用,在刀下交相表现,从而融汇成一方方姿态各异、造型古朴的艺术形象。 (陈嘉顺)

编辑:林伟练 发表日期:2018年03月07日
(未经本社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人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