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艺廊

草草写来有情趣

——品读蔡垂政水墨小品

  

  蔡垂政以篆刻知名,师承四川著名篆刻家郭强先生,颇能传其意韵,其书法也不错,有浓郁书卷气息。他的肖像、人物印,草草勾勒中有夸张有变形,漫画的味道甚浓。

  近日,他迷恋水墨人物小品的创作,这似乎可以视为是其人物印章的移写于宣纸之上,其间有某种相似的艺术脉络。当然,材质的不同,所表现出来的却还是有所差异的。印章是有所局限的,在方寸中腾挪夭矫,以及刀与石的碰撞中,金石的味道要更浓郁,就没有纸笔之来得更加从容了。而水墨人物画,则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在我看来,他的艺术表现似乎更加畅快淋漓。而笔墨之饱满,线条之酣畅,也让人能够从其画作中充分地感受他创作时的快乐。

  我一直以为艺术最佳之境界,在于一个玩字。玩不是轻佻,不是游戏,也不是不严肃,而是放飞了心情,没有任何羁绊,更加的随意自在。我们创作时,有时可能太执着了,往往会顾此失彼,在种种的顾虑中显得犹豫不决,成了一种温吞的不痛不痒的状态,倒不如干脆不顾不管,放开了笔墨,任所纵横,让自己的创作在自由自在中恣肆、放荡。这何尝不好呢?或者,其中有诸多的不完美者,甚至呈现了若干不够成熟的青涩。可是,这份生气蓬勃的力量,却充满着更多的让人意外的感动。

  我很喜欢这一帧《试挽崩云射日弓》,画面充满了动感。宛如疾风迅雨掠过,我们仿佛听到马蹄得得的声音,如鼓点的敲打,激奋人心。整幅画有一种动漫的艺术效果。我想,它让我们感动的正是其中的元气淋漓的精神。这是这组作品中最好的一帧作品。

  画画,要能表达内心,要有思想,貌似固然必要,而精神之表现到位,我觉得更加重要。我以为,画要有画外之味,方有意思;更要有人们意料之外的妙笔,否则,就乏趣了。蔡垂政的这些画,似乎还不能全部令人满意,但其中也还是有几幅值得肯定的,如这帧《第一个叫人撑伞的人可惜等不到天晴》,就颇像一篇杂文,其深刻的含义,由画中延伸到画外,可引发着人们的思索。

  我觉得蔡垂政的创作是有野心的,没有创作野心者,不会是优秀的艺术家的。其笔下虽是些古代人物,但他却想借此来表达他对当下社会和人生的思考。所以,这些画,我们读去,并不隔膜。当然,这些思考是否达到预期效果?或者说,达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却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借此以思考和表达的艺术的勇气。

  这十二帧小品画,尺寸只有一平尺,可是,所蕴含的艺术意境却并不以此为限。一幅幅读过去,我却是情趣盎然的。

  画也如文,最怕没有余韵,太浅白的表现,或者把人的思想箍住了,都不是好作品,只有留下更多想象空间者,才能耐人寻味。

  那么,其逸笔草草,墨色人生,于稚拙天真之间,或者反而另有一种艺术的意蕴。

作者:林伟光 发表日期:2020年11月08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