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华侨潮人

陈楸帆耐心讲好中国科幻故事

  10岁前开始科幻创作,16岁拿到《科幻世界》杂志评选的“少年凡尔纳奖”,31岁获得世界科幻奇幻翻译奖。年少成名的“80后”陈楸帆,集科幻作家、编剧与科技行业从业者等诸多标签于一身,他的科幻作品在圈内获奖无数,其中,2013年获得星云奖的《荒潮》,如今已经被翻译成了八种语言,在英文市场出版,并被改编为英文剧本,目前同名电影已在筹备中。

  科幻打开神奇新世界

  陈楸帆出生于汕头,父亲在一家科研单位的研究所上班。小时候,父亲经常会带一些科普类杂志回家,这些杂志连载的科幻小说让陈楸帆看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小学一年级,母亲带着陈楸帆到市图书馆办了借阅卡,当时一到三年级的学生,每天只需要上半天学,陈楸帆把剩余的时间都用来泡图书馆。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陈楸帆几乎翻遍了市图书馆少年阅览室里所有的书,甚至把《凡尔纳的三部曲》翻烂到需要母亲拿缝衣针把书重新串起来。

  读的科幻书籍越多,这个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少年越有冲动想要尝试创作。八九岁的时候,陈楸帆竟然在三百字的稿纸上洋洋洒洒写了足足五页的一个科幻故事,连父母看到都觉得惊讶不已。在他们的鼓励下,陈楸帆的创作激情被进一步激发出来了。

  真正走上科幻创作之路始于16岁,那一年,陈楸帆发表了他的第一部科幻作品《诱饵》,并获得《科幻世界》评选的“少年凡尔纳”奖。不过,陈楸帆的写作之路并没有就此铺开。获奖后创作的另一篇小说遭到了退稿,这令陈楸帆的心情多少有点沮丧,加上要备战高考,陈楸帆按下了写作的“暂停键”。

  陈楸帆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初中、高中都就读于汕头一中。2000年,他以汕头市文科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北大中文系。到北京后,陈楸帆读到了更多科幻作品,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科幻迷,他的科幻世界再一次被拓宽了。大学期间,陈楸帆在科幻创作上不断深耕,还和同学们成立了北大科幻协会,把对科幻有兴趣的同学组织起来进行创作和交流。如今,从协会中走出来的不少同学,现在成了科幻作者或科幻研究者,陈楸帆说,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从职场人转型为职业作家

  大学毕业后,陈楸帆曾供职于中国谷歌和百度,谈起这段工作经历,陈楸帆觉得收获甚多,“在科技公司工作会让我更懂得科学家的思维方式和表达逻辑,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科研交流,比同类作者更易接触到最前沿的科技动态。”在大公司工作了十余年后,陈楸帆看到了VR、AR的风口。2015年,陈楸帆加入一家动作捕捉设备创业公司,担任该公司副总裁,主要负责对外业务。

  在这期间,他开始大量接触投资人,而此前,他未曾动过创业念想。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投资人看到陈楸帆与朋友合伙的一个科幻项目,深感兴趣,就问陈楸帆为什么不自己做呢?陈楸帆这才作了认真思考:“科幻是不是自己想一直做下去的?是不是自己最有热情去做的事情?”他发现,自己确实是想继续创作科幻小说,继续在科幻产业里发展。于是,陈楸帆和投资人商定了双方的投资比例,并在上海注册了传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围绕泛科幻的IP开发和孵化及科技与文化领域的跨界合作,陈楸帆的写作也放在公司里运营。

  谈到创业的困难,陈楸帆说,困难是真不少,尤其是在中国,做科幻业务的公司不多,每当拿出项目与视频网站洽谈时,对方最大的疑虑和担忧就是,中国能不能做出科幻作品,做出来会不会有市场,观众能否接受。陈楸帆说,曾经为了一个项目,前后换了四批编剧,因为懂科幻的编剧和导演等相关人才实在是缺乏,传统编剧不懂科幻,而科幻作家对剧本又没有专业的把握能力,这就导致项目有时很难往下走。

  中国科幻环境需要慢慢培育

  作为一名职业科幻作家,陈楸帆比以前忙碌了很多,接受约稿、采访,项目沟通、影视版权开发、参加海外文学节,各类合作也纷至沓来。从2004年大学毕业至今,陈楸帆陆续出版了6部作品,参与翻译了2部外国科幻作品,在国内外杂志媒体上发表76篇短篇作品。这些作品使得他收获了11次华语科幻“星云奖”、3次科幻“银河奖”。

  曾经,写作被认为是文科的事情,但加入科幻元素后,就不得不和理工科的创造思维发生关系。“并不是只要‘有脑洞’就一定能写出好的科幻小说。”陈楸帆解释,写科幻小说既要求作者有基本的科学素养、逻辑自洽能力、对世界观的构建能力,又要求作品与传统文学一样,要有小说的文学性,通过对人物的塑造和引人入胜的情节,来承载要传递的信息和价值观,所以科幻小说的创作要求实际上比传统文学要高。谈到将科幻小说转化成科幻电影,陈楸帆笑着说这是漫长苦旅,从绞尽脑汁的剧本讨论到熬夜爆肝的特效设计,难度呈指数级陡增。

  不得不说,《流浪地球》的热映确实推动了更多的人了解科幻,也使更多投资人和影视机构对科幻产生了兴趣和信心,甚至有不少海外制片人会到中国寻找科幻故事,陈楸帆说,当下对中国的科幻创作者来说是个有希望的乐观的时代。但他也坦言,中国目前在科幻领域还处于初级起步阶段,科幻作家的数量、创作的水平、题材的多样性等都存在问题,由此导致的工业体系的不健全和科幻产业链条无法建立,是需要时间慢慢克服的。

  “科幻创作需要耐心,需要有一个长时间沉下来的精神。中国科幻会有脱颖而出的一天,而且不会比好莱坞的差,因为我们拥有的是,立足于中国这样一片神奇土地的视角,这样的一种视角是外国同行所不具备的。所以关键问题就在于,如何能够耐得住寂寞,抵挡得住诱惑,好好讲一个故事。”陈楸帆说。

  

  采访手记

  坚持只因热爱

  这些年来,从职场人到科幻作家,陈楸帆的身份发生了多次转变,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创作。对于这股坚持,陈楸帆坦言:“其实一直都是因为热爱,如果不是发自真心的喜欢,是很难这么多年持续做这件不怎么有经济回报的事情。”

  陈楸帆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他喜欢观察,周围的点滴都能成为他创作的灵感来源。陈楸帆习惯随身带着笔记本,一有灵感会马上记录下来,这些零散的素材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他会作梳理,找出其中的连接,使他们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对陈楸帆来说,科幻、写作,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2017年,陈楸帆辞去品牌副总裁的职位时,家人和朋友表示不理解,毕竟很长一段时间里,科幻都被认为是小众冷门文学,当一名职业科幻作家,“是否养得起自己都是个问题”。但陈楸帆还是坚定选择了这条不大明朗的路。直到2019年初,《流浪地球》的上映带来了一波科幻热,大众对科幻文学的关注度也有所提升。

  陈楸帆作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科幻作家之一,开始走到聚光灯下,他认为,科幻的面貌非常多元,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大众打开视野,只有对科幻的理解足够成熟,才能够更好地承载这个行业,去尝试更多不一样的科幻片。而这个过程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要靠这些勇敢的人一点点去推动和改变。

  

  自评最核心竞争力:持续学习与自我更新,打破界限不断跨界。

  

  心声

  ●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并为之坚持。

  ●一部科幻片热映并不代表能成就中国科幻元年或黄金时代,中国科幻环境是需要耐心去栽培的。

  ●希望中国的科幻作家能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让大众了解科幻,领略科幻魅力。

  

  人物简介

  陈楸帆,1981年出生于广东汕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语言文学专业、艺术学院影视编导专业双学位。陈楸帆是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科幻作家之一,以现实主义和新浪潮风格而著称。作品曾多次获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科幻奇幻翻译奖短篇奖等国内外奖项。目前是职业科幻作家,同时还是影视编剧、剧本顾问、专栏作家,频繁受邀出席各类公众活动,发表科技、科幻、影视相关领域的见解观点。

  

  本栏撰文

  本报记者 杨舒佳

发表日期:2019年07月02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