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华侨潮人

为汕头解放积极奔走的爱国商人

听丘晓潮讲述父亲丘芝圃鲜为人知的往事

  □ 本报记者 陈珊娜

  1949年10月24日,汕头和平解放了。第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市中心小公园亭扬起,全城人民欢天喜地,共庆翻身当家作主。70年的岁月如歌,看着如今空中红旗猎猎,年逾古稀的老先生丘晓潮心中也藏着一个跟五星红旗有关的故事,追忆往昔,不由感慨万分。

  近日,记者来到丘晓潮家中,聆听他讲述这面红旗的故事。他的父亲正是汕头知名进步人士、爱国商人丘芝圃。随着叙述,一位进步人士鲜为人知的风雨人生徐徐展开,一名爱国潮商的形象,也渐渐在我们脑海中丰满起来。

  

  策反警察局长,赶制五星红旗

  1949年,解放战争节节胜利,闽、粤、赣边游击纵队也先后解放了大埔、丰顺、普宁、饶平等县。我党策反组审时度势,决定策反原国民党揭阳县县长、当时任汕头市警察总局代局长何宝书,促使他起义投诚。当时,汕头策反组组长谢科维知道丘芝圃父亲与何宝书有交情,于是提出让丘芝圃回汕做何的策反工作。爱国商人丘芝圃全心全力站在共产党这边,他找到何宝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是非,辨形势,劝投诚,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终于,“顽石”松动,何宝书同意率部起义投诚。汕头和平解放最关键一关被打通了。

  “作为当时警局(唯一‘官方’)的起义红旗,是父亲自掏腰包赶制的。10月21日,他花了200元港币买了红布,由朋友的妻子根据报纸上看到的红旗样子制作成若干面红旗(有人说是14面),提前为和平解放汕头做好了准备。” 丘晓潮说,10月23日上午,他父亲将一面五星红旗亲手交给何宝书,由何率领原揭阳县保卫营带械举旗参加汕头起义投诚。起义书由丘芝圃代笔,何宝书第一个签名,而这面承载着丘芝圃满腔爱国炽热情感的五星红旗,丘晓潮听说曾保存于汕头市警史馆中。

  为抗日慷慨解囊,多次营救地下党

  为朋友、为梓里、为国家、为共产党的革命事业,自掏腰包、慷慨解囊,这样的事被丘芝圃视为义不容辞和理所应当。丘晓潮讲了两三件小事,从多个角度向我们呈现了他父亲无私奉献的炽热胸怀。

  时光回到1934年秋,青少年的丘芝圃考入上海大厦大学商学院。大学期间,他与进步学生徐扬等关系密切,接触进步思想,接受革命教育,投入各种宣传活动。不久,徐扬被反动派逮捕入狱,拟押往南京。幸运逃脱的丘芝圃想方设法进行营救。他骗父亲自己在上海欠下巨额赌债,把父亲气得暴跳如雷。一拿到钱的丘芝圃转身立马开展营救行动。徐扬后来感慨,没有丘就没有他。徐扬是潮安人,解放后曾任汕头军管会政治部主任,后调任武汉钢铁厂党委书记,离休居广州。

  1938年,日军入侵,国内战火纷飞。潮汕沧陷期间,丘芝圃支持堂兄丘玉树带领潮安老家乡民抗日,打死打伤了一些日军。日军恼羞成怒,杀村民,烧毁村屋百余间。丘芝圃事后独力斥资重修村居,村民们才不致流落街头。国难当头,丘芝圃胸怀满腔热忱,以生意便利,为当时抗日的国民党军队提供过运输工具,并捐款抗日。

  解放战争期间,丘芝圃通过同乡地下党员丘诃玉,多次捐巨款资助边纵四支队活动,营救地下党。“父亲与国民党周旋,经常从国民党手中购买枪支给地下党。”丘晓潮介绍,他父亲非常细心和周到,为了安全,枪支和子弹都是分开寄送。

  解放后,百废待兴。丘芝圃作为一位知名进步人士,积极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行列。他日夕操劳,斥巨款资助刚刚诞生的新事业,像汕头工商联、渔业公司的筹建工作,以及其他一些建设项目等,为迅速恢复汕头的国民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被作为特务头子羁押时,父亲还劝前去探监的表弟李镇潘,生意做少也没关系,资金要用来买国债,香港的工厂也因此被卖掉了。这样的好人这种胸怀,怎会是特务?怎么命运如此不公。”丘晓潮说起父亲这些往事,声带哽咽。

  崇商崇文好家传,大好年华遭不测

  丘芝圃原名丘老成,曾用名丘玉烛,1913年2月出生于潮州市凤塘镇英乔村(现为英风村)。他开阔的眼界和不计得失的胸怀,其实源自家传,丘芝圃父亲丘笑云原是乡间小贩,后在小公园洋杂店做经理,因极具商业头脑和眼光经营有方,成为外国缝纫车的潮汕代理商,赚下第一桶金,在潮汕掀起缝纫车成为嫁妆要件的潮流。

  丘笑云虽不识英文却深明知识和英文的重要性,所以鼓励下一代读书,先后送子侄5人外出求学,均学有所成。丘芝圃初中毕业即随父到香港读书学英文,考进上海大厦大学商学院,学商读社会学和英语。“父亲英语好,当年,他和洋人通电话、签文件完全不在话下,他写信给雪佛兰、道奇汽车等,还成为美孚石油总代理,开拓商业挣洋钱。”丘晓潮自豪地说。

  抗战前夕,丘芝圃将其父疏散在家乡的汽车零件等物资转移到兴宁县。之后在兴宁、梅县、曲江等地开设宝琴行和大德汽车材料行。抗日胜利后,丘芝圃从丰顺留隍回到汕头,调度在韩江的4艘电船行走汕揭线,重新主持航业生意,同时着手修造锦生等几艘电船,又参加汕头护堤公路丰乐行车公司从事水陆运输行业并任董事。

  正是大好年华,又待大展抱负时,天却风云不测。1952年1月,丘芝圃被所谓“特务案”牵连入狱,产业被以特伪财产名义没收,种种遭遇让这位爱国商人万念俱灰,含冤而亡,年仅39岁,其家庭亦迎来灭顶之灾。“父亲去世时,我才7岁,奶奶饿死,一个妹妹也在我眼前走了。9岁我在乡下也好几次差点饿死,十几岁开始流浪……”丘晓潮现在已经能够平静地讲述。

  多年悬案得澄清,冤案平反慰忠魂

  历史毕竟是公正的。经过认真调查,1988年12月5日,汕头市委落实统战政策办公室、汕头市公安局、汕头市工商业联合会终于对丘芝圃案件予以澄清,还其本来面目,“撤消原对丘芝圃定特务分子的决定,宣告无罪。”并恢复其政治名誉。

  在1989年4月1日潮安县凤塘镇英乔乡隆重召开的《丘芝圃先生案件纠正宣布会》上,丘晓潮以一幅挽联悼念父亲:“忆当年爱国爱乡美誉何止梓里,喜今朝党政英明悬案得以澄清。”由于感恩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党落实冤假案平反政策,丘晓潮精心制作邓小平像,备受赞誉,并获允在全国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6年,丘芝圃的儿子丘晓潮、丘晓桐从上海领回了父亲民国28年的上海大厦大学毕业证书原件。今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汕头解放至今也满70个年头,看着父亲仅存的照片,追忆丘芝圃风雨飘摇的短暂人生,泪水模糊了丘晓潮的视线。时光洪流中,像丘芝圃这样为汕头的和平解放事业、新中国建设事业而积极奔走的人,还有很多。历史,要还原真相,更不应该被遗忘。

编辑:余文琛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28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