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汕头

汕头医疗陪护市场乱象何时休?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民众的健康需求,一旦遇到亲友生病住院,对病人的照料与护理,将耗费人们大量的精力和花费。“一人生病,全家受累”已经成为很多患者家属的切身体会。因此,医疗陪护工成为不少住院患者治疗过程的需要。

  目前,在我市医院从事陪护工作的多为私营护工机构和在医院内外驻点的个人,行业乱象时有发生,从业人员专业素质参差不齐。而价格偏高、陪护质量缺乏保障等现象更是普遍存在。

  

  陪护市场价格虚高

  “我觉得价钱偏高,雇一个陪护工一个月就花了8000多块钱。”市民陈女士告诉记者,不久前亲戚家的老人生病了,前往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龙湖医院就诊。由于事发突发,当家属得知老人需要住院治疗时,便决定雇佣陪护工照料。虽然此前从未雇佣过陪护工,但家属很快在医院一护士台找到提供陪护工服务的电话,通话中对方很快答应将立刻派人前往。“速度倒是很快,下午4时多打电话,晚上七八时就到了,来的时候衣服、水桶、毛巾这些日用品也一起带了过来。”据陈女士介绍,来的这位陪护工是中年妇女,一开口就要价280元每天,不接受还价。还声称280元并不是全进自己口袋,还要被别人从中“抽水”,这让家属十分不解。

  但由于住院的老人急需人手照料,家属也不再仔细追问,双方同意以每日280元的价格进行一对一陪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该陪护工的工作较为简单,老人生活可以自理,陪护工只是负责夜里帮忙盯着输液瓶。在这段时间里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该陪护工病了两天,就在家属租用的陪护床上睡了两天,但由于夜里还是起来盯着输液瓶,因此这两天日薪照算。陈女士认为,经过此次亲戚雇佣陪护工的经历,她认为该行业存在价钱虚高的现象。

  

  陪护工素质参差不齐

  市民苏先生因为家中父母的病情近年来也多次雇佣陪护工。总的来说,他感觉陪护工的素质参差不齐,“遇到陪护得好的,也有过把他请回家继续陪护的情况。”而他觉得不好的陪护工则存在“两偷”现象——偷懒、偷窃。“陪护工欺负重症老人不会说话、我们又忙,没办法自己陪护,能偷懒的时候就偷懒。像我知道的,有陪护工为了不用半夜盯着老人输液,就私自把老人的药停掉,听到有人来了,才又重新打开。”而苏先生还遭遇过“求表现”的陪护工,“那次是我母亲摔伤了腰住院,已经请了陪护工,中午我去送饭,陪护工一看我来了,就急急忙忙表现,要把老人扶起来,搞到老人腰又疼了。这种一看就知道我不在的时候根本没扶过老人,不知道老人家的腰伤要怎么护理才好。”

  还有一次,苏先生的家属需要进手术室做手术,他雇佣的陪护工就跟着家属帮忙把病人送进手术室后并没有一起在外等待就自顾走了。后来他才从家属同病房的病友口中得知,原来这个陪护工是回去病房,翻找病人的物品。“幸好这些病友有警惕心,看陪护工翻来翻去不像拿东西,出口询问,那陪护工还假装说是回来帮病人带东西去手术室的。第二天,这个陪护工也不敢来了,又换了另一个陪护工来跟。”而陪护工存在的其他问题,苏先生觉得林林总总,还有很多。“请陪护工就是花冤枉钱,一天两三百块,餐费还要另付,却得不到这个价格应该对等的服务质量。”

  

  管理难题

  陪护工权益得不到保障

  除了雇主最直接的感受,近年来,陪护工行业存在的问题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总的来说,除了陪护费用不合理、从业者专业水平较低,也存在护工的自身健康无保障的问题。据了解,从事陪护工作的多数人没有体检就上岗,甚至还带病上岗,影响工作。

  而陪护工权益也没有保障。陪护工的工作时间远远超过我国法定工作时间,其中大多数人吃住都在医院,食宿条件艰苦,晚上经常频繁起夜护理病人,这个群体游离于社会主流之外,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帮助,他们的服务对象是病人,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病毒,多数人没有签订雇用合同,权益及相应的劳动保障难以认定。

  此外,还存在责任认定有困难的问题。由于陪护行业从业者工作地点为医院,若患者发生住院期间发生问题或意外引发纠纷,划分医院及陪护行业从业人员之间的责任存在一定难度,也给患者及家属维权带来不便。

  

  建言献策

  各部门应合力规范管理

  陪护工的服务直接影响了护理的质量,影响到患者的康复,影响到医疗的效果和医院的形象。

  近年来,市政协委员多次围绕陪护工作提出提案、建议。去年,市政协更是把《关于规范对我市护工队伍管理》的系列提案列入重点提案进行督办。在今年的汕头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中,继续有《关于持续推进对我市医院护工队伍规范管理的建议》、《政府主导,多方参与,扶持规范我市陪护队伍建设,破解市民陪护难题》、《关于加强医疗机构陪护工规范化管理的提案》等多个提案围绕这一社会“痛点”问题提出了建议。委员们普遍认为,针对我市医院陪护服务长期存在的问题,加强我市医院陪护服务管理,有利于提升我市医疗机构服务质量,维护患者合法权益,助推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和打造省域副医疗中心,是一项利民便民的好事,需要我市卫健、发改、市场监管、人社、公安、医保、财政等职能部门共同努力。

  特别是针对我市陪护费用市场价格偏高的现象,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市政协委员莫开亮在提案中提出,要制定科学合理的陪护行业价格体系。如应积极与发改(物价)、医保等部门沟通协调,使陪护行业收费标准更加科学合理,与社会消费水平相适应。也有委员提出在规范的收费标准之外,同时加强从业人员的法制意识,不能私下加价,索要钱财。除此之外,也有多名委员提出,要在大医院推广“一陪多”的陪护方式,节省人力资源,减少患者负担。

  对于规范陪护工队伍,加强对陪护行业的管理和监督,委员们也给出了建议。提案人郑子敏等23人提出,建议将陪护服务纳入区域卫生监管范围,卫生主管部门出台指导意见,引导行业健康发展。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符合资质条件的第三方陪护服务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诊疗主体、营利性社会机构陪护服务为补充的大健康服务体系。持续提高社会服务机构的管理和质量保障水平,要求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包括护理员技能培训证明和个人健康体检证明,坚决杜绝“黑护工”现象,引导陪护服务向规范化、专业化发展。同时,规范服务管理,确保质量安全,鼓励业态创新,拓展服务渠道,推动行业自律和职业道德建设。

  还有陈业晞等25名委员建议,要发挥职业技术院校、医学院校、医疗机构的专业水平,大量培养各种陪护人员,以满足社会需求;开放市场,加大社会办学力度,推动陪护行业公司化管理。建议市政府要加大力度扶持具有良好信誉的本地企业发展陪护服务业务,通过给予政策扶持,如减免租金、基金扶持、“订单式”购买服务等,促进企业以“规模化、集团化、连锁化、规范化”为目标,打造行业品牌,形成行业标杆,引领行业发展。

  

  正在推进

  制定新规拟引进“第三方”

  除了由市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市政协常委会也把市卫生健康局“医疗陪护行业管理”工作列入今年民主评议内容之一。记者从系列评议活动中获悉,目前,我市各职能部门已经充分认识陪护行业规范管理的重要性,正根据各自职能,为推动我市医疗行业陪护服务管理工作做好配套政策支持,从改善我市营商环境,服务老百姓的角度出发,为我市加快建设省域副中心医疗高地添砖加瓦。

  今年5月份,市卫健局就起草了《关于加强汕头市医疗机构陪护工管理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并在6月12日前完成第一轮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和建议。征求意见稿提出,陪护工是指在医疗机构中,由患者或者其亲属有偿聘请,或者自愿无偿在医疗机构为患者提供陪护和生活照顾的人员。不属于卫生技术人员。征求意见稿还明确界定了陪护工的工作内容和不得有的11种行为。制定了加强陪护工聘用和管理、陪护工的日常管理的办法,如陪护工必须由与医院签订协议(合同)的有资质的陪护服务机构(如:家政公司、物业公司)实行统一管理和派遣;因陪护工工作不当而引起的纠纷或意外的赔偿责任主体应在有关聘用合同中明确。

  此外,征求意见稿明确,陪护服务内容及收费实行明码标价和收费公示,不得收取未予标明的费用,自觉接受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及社会监督。陪护服务机构要根据医院具体情况设置多种陪护工工作模式,如一对一,一对二、一对多(班组)等模式,主要推荐一对多(班组)陪护模式。

  目前,市卫健局正根据各单位提出的意见,结合调研情况,修改完善《关于加强汕头市医疗机构陪护工管理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二稿)》,并再次征求各单位意见。同时拟定《汕头市卫生健康局关于规范医疗机构陪护工管理的通知》配套文件,细化医疗机构规范管理陪护工的具体要求,让制度落实,让陪护工管理工作有法可依。

  记者也从汕大医学院附属二医院获悉,该院已经“试水”,通过招投标方式委托第三方提供陪护服务,目前第三方提供在岗的陪护工大约在40人左右。该院在原有管理制度的情况下,今年再次修改了管理文件,内容包括“管理机构设置、工作职责、收费标准、处罚措施”等,其中领导小组组长和副组长分别由主管护理、总务的院领导担任,成员由护理部主任、总务科负责人、保卫科负责人、医务科负责人、医院感染管理科负责人、纪检监察室负责人构成。并在具体措施中规范了陪护服务的模式、内容、范围和收费标准。记者在其管理文件制定的收费标准上看到,选择“一对三”的服务类型,其收费比“一对一”的标准少了一半以上,为100元/天,这将大大减轻病患及家属的经济负担。接下来,该院也将进一步细化该院的陪护工作要求,达到规范陪护服务,提高陪护服务质量,维护医院、患者和陪护三方利益。

  

  记者手记

  共创优质陪护服务

  说起陪护工,似乎需要“吐槽”的地方还很多。但作为陪护服务的实际使用者,病患及病患家属也是重要的“管理者”;陪护服务发生地是在医院,病患及病患家属也应配合和服从医院的管理。采访中,有病患家属认为在供需不平衡下,应该大力推广“一对多”或班组轮班陪护多病房的陪护方式,才能有效降低陪护成本。

  这些方式的推广同样需要得到更多市民的理解和认同才能实施。只有陪护行业所有参与者都作出积极贡献,规范该行业的工作才能落到实处。让我们一起努力,支持陪护服务行业健康发展,共创更优质的陪护服务,造福有需要的社群。

  

  他山之石

  陪护与临床科室结合 医院实行探访制度

  在我省,各市的医疗机构陪护行业管理工作因医疗水平和经济水平发展情况不同也存在不少差异。此次我市医疗机构要规范管理陪护工,可参考我省一些医疗机构先进经验。

  如广东省人民医院采用“陪护公司”管理模式,由医院引进第三方陪护公司,陪护公司与临床科室密切配合,做好陪护工的管理和考核,维持较好的陪护质量,而且把陪护价格控制在较低水平。这种模式还需与医院病房实行探访制度相结合,由医院专职人员深度介入和监督,同时推广“一对一”、“一对多”陪护模式,才能改善护理服务,提高护理水平。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赖淑英 林蓁

发表日期:2019年08月01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