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善行潮汕

把公益寻亲“桥梁”延伸到柬埔寨

本报记者跟随“梦归潮汕”寻亲团亲历艰难寻亲路

  

  

  

  □ 本报记者 李德鹏 陈史 摄影报道

  “梦归潮汕”寻亲团又一次出发。继今年5月份的马来西亚之后,这一次,他们将公益寻亲的“桥梁”延伸到了旧称高棉的柬埔寨。

  9月9日至14日,在汕头市公益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梦归潮汕”寻亲团一行来到柬埔寨,在金边、暹粒两市开展海外寻亲活动。志愿者们克服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等困难,竭力协助国内寻亲人寻找他们在柬的亲人,并为定居柬埔寨的潮汕乡亲登记寻亲信息。

  亲历 在柬寻访遭遇困难

  在到柬埔寨之前,“梦归潮汕”寻亲团已经收到8份来自国内的寻亲信息,不少寻亲人提供了柬埔寨的亲人当年邮寄到家乡的信件,信件中都记录着被寻人较为详细的住址。相较于国内部分寻访的信息量不足,如此详细的地址记录似乎给志愿者们吃了颗“定心丸”,志愿者也期待着在柬埔寨的能够“大丰收”。

  金边安英街65号,这一个确切的地址,是国内寻亲人的爷爷在柬埔寨的准确地址。寻亲人的爷爷名叫黄平(别名黄济平,黄镜波),是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人,曾于1947年左右与其父黄集文去柬埔寨,随后在柬埔寨再成家,听说还育有一女。1972年,黄平回国后就再也没有回柬埔寨,留下黄集文及其家人在那边。9月12日,寻亲团志愿者正好拜访柬埔寨潮州会馆,会馆的副秘书长林贤明表示安英街正好在会馆附近。于是,志愿者马不停蹄地来到安英街进行走访,可当地华人告诉志愿者,安英街分为13街和16街,志愿者在13街一带并没能发现65号。随后,志愿者询问附近商铺,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是很清楚”。

  而另一则寻亲信息提供的地址是“柬埔寨金边莫尼旺路,门牌364号,堃兴宝号”,寻亲人的爷爷及其二姑在上世纪40年代左右到柬埔寨谋生,在金边从事药材生意,刚开始一直都有联系,但到上世纪70年代后便失去联系。根据寻亲人提供的地址,志愿者在莫尼旺路实地走访,可是当他们找到364号时,却发现这里已经建起一栋崭新的高楼。居住当地的华人告诉记者,柬埔寨的门牌号不像国内的,“门牌364号”不只是沿街的一个门牌号,而是该沿街楼房或商铺后方的整条巷都属于364号。“时间有限,寻访工作量大,我们暂时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志愿者水哥如是说。

  背景 动乱致使物是人非

  尽管在寻访中遭遇挫折,但“梦归潮汕”寻亲团的志愿者们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在柬埔寨金边各个潮汕人聚居地开展宣传。

  乌亚西市场是金边华人商贩最集中的市场,从家用电器到锅碗瓢盆,从数码产品到家具装饰,每个铺面都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塞得满满当当。志愿者拿着宣传单在市场内开展公益宣传,不一会儿就遇到数位在此经商的潮人后代。也正因与他们的交流,志愿者才逐渐找到柬埔寨寻亲“出师不利”的原因。

  经营豆类杂粮批发的黄昭福现年60岁,其祖籍是揭阳,至今他仍能说着一口流利的揭阳话。上世纪40年代,黄昭福的父亲跟随其奶奶过番来到柬埔寨,当时奶奶的双亲都已离世。黄昭福告诉记者,2016年他曾回到父亲出生的地方,至今仍有与家乡亲人进行联系。虽然在柬埔寨出生,但黄昭福时刻都记着自己的根,也不时地跟其子女提起“祖辈是过番而来,根在潮汕”。

  同样是在柬的第三代潮汕人,63岁的陈民华与妻子共同经营一家杂粮批发店,在这里经营已有20多年时间。陈民华说,其祖籍是潮安浮洋,当年其爷爷、叔公、姑奶奶分别过番柬埔寨、新加坡和印尼。由于上世纪70年代经历过“红色高棉”时期的动乱,跟家乡有关的信息都已遗失或损毁。陈民华曾先后3次回到潮州,趁着陪同妻子到潮州凤凰探亲的机会,在潮州当地表亲的协助下寻亲,但苦寻无果。

  在走访宣传的过程中,记者和志愿者听到当地潮汕人讲述的信息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上世纪70年代的动乱。柬埔寨潮州会馆秘书赖绍洪告诉记者,1975年到1979年间,所有居住在金边的城市居民都被赶到农村,金边成了一座空城。在这期间,柬埔寨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量非正常死亡,很多家庭因此流离失所,这其中也包括在柬的潮汕乡亲家庭。动乱之时,包括信件之类的所有私人财产都不允许携带,为此很多人至今还无法找到家人。动乱结束后,当柬埔寨人民从农村回到城市后,按当时的政策,先占有房屋者即为屋主,若原主人想要回原来居住的房子,就必须向占有者购买。所以,仅凭借寻亲人提供的上世纪70年代前所居住的街道门牌号等信息开展寻亲,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帮助 搭建桥梁协助寻亲

  与此前马来西亚寻亲之行不同的是,“梦归潮汕”寻亲团在柬埔寨寻亲碰到较大的困难,原本“点对点”的地址信息比对,却因大动乱而成为无证可考的“迷局”。不过,志愿者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无论是沿街商铺、餐厅还是高速公路服务站,他们利用有限的时间,见缝插针地向身居柬埔寨的潮汕人宣传“梦归潮汕”这项公益寻亲行动。

  在暹粒担任导游的吴良华是第三代潮汕人,他告诉寻亲团自己是广东人,而其奶奶曾告诉他家乡人说“吃饭”、“喝茶”就是“呷饭”和“呷茶”,为此志愿者断定吴良华就是潮汕人。吴良华说,在暹粒还有不少像他这样的潮汕人后代。于是,志愿者把部分宣传资料交给吴良华,希望他协助寻亲团进行宣传推广。

  在柬期间,“梦归潮汕”寻亲团借助柬埔寨潮汕商会成立之际,在其成立大会及潮剧展演期间,向所有到场的潮汕乡亲派发宣传资料及进行宣讲。许多当地潮汕人了解到寻亲团的情况后,马上联系志愿者要求登记寻亲信息,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根。志愿者登记信息后进行整理,还与寻亲人建立微信联系,对关键信息点多次进行确认,以求将寻亲信息做得更加细致。与此同时,在柬的潮汕人也热情地为寻亲团提供更多寻亲线索。

  63岁王基天是在柬埔寨的第二代潮汕人,先后在台湾和香港生活、工作多年,其45岁时回到柬埔寨结婚并安定下来。那天他带着母亲来到剧院观看潮剧,得知寻亲团在此开展寻亲宣传,便为志愿者提供多处可以了解在柬潮人信息的地方。“他乡遇故知是人生一大乐事,为你们的公益行动点赞!”王基天说。

  除此之外,“梦归潮汕”寻亲团还积极与柬埔寨当地的潮人商会等进行联系,以求通过更多渠道帮助当地潮人后代寻根寻亲,为海内外潮人加强交流搭建平台。柬埔寨潮汕商会创会会长陈烈豪表示,柬埔寨是潮汕人在海外的主要聚居地之一,柬埔寨的华人中约80%的祖籍是潮汕。接下来,商会将积极与“梦归潮汕”寻亲团进行对接,在商会内部设立公益项目,为在柬乡亲寻根问祖提供更多支持。柬埔寨潮州会馆副秘书长林贤明也对“梦归潮汕”寻亲团这项公益行动表示支持,他也给寻亲团带来一个新的信息,即目前在柬有13个潮籍乡亲的宗亲会,包括林氏、杨氏、蔡氏、陈氏、黄氏以及吴氏等。会馆可以协助寻亲团与各宗亲会搭建沟通桥梁,为国内寻亲人寻亲提供帮助。

  【最新消息】

  20分钟! 在柬寻亲人与揭阳石牌亲人认亲成功

  回到国内之后,“梦归潮汕”寻亲团的志愿者马上将在柬埔寨所收集的寻亲信息整理后发布到公众号,同时将信息发送给相关地区的志愿者队。9月18日晚,“梦归潮汕”寻亲团揭阳队收到“寻揭阳县炮台公社石牌乡”的信息,寻亲人便是现定居金边新市的潮汕人蔡大象。

  接到信息之后,揭阳队志愿者根据内容所示,将信息转发到揭阳市炮台镇石牌村相关的微信群中。“要找的人,我认识!”不到20分钟,微信群中就有人回复称认识蔡大象堂兄的后代蔡锡河和蔡笑希。于是,志愿者马上驱车前往石牌村,见到蔡笑希等人进行信息比对。原来,蔡大象此前一直都有与家乡人联系,可是20多年前却不知为何就失去音讯,家里人还纳闷为何突然没了信息。与亲人再次联系上,蔡氏一家非常兴奋。

发表日期:2018年09月22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