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善行潮汕

给大龄“星儿”更好的未来

 

自闭症青年就业成难题,盼社会各界付出更多帮助和支持


  能力较好的“星儿”经过培训也能实现就业


  子博与母亲一起创作

  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日”,随着社会对自闭症认识的加深,如今这群“星星的孩子”已经逐渐被公众所认识。国家对于学龄前的“星儿”有着相应的康复训练及相关教育补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自闭症儿童及其家庭的困难。然而,“星儿”们长大之后,能否像普通人一样工作成为大部分家长都在思考的问题。

  缺乏职业培训,绝大多数单位不愿意接收,大龄自闭症青年社会就业基本空白,大多数只能待在家中“虚度光阴”。如何为大龄“星儿”铺设一条“希望之路”,成为社会各界长期而艰难的探索。

  家长担忧“星儿”未来生活

  “您看看,这些都是子博画的作品。”刚坐下,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邱乐津就迫不及待地向记者展示手中的一叠漫画作品。简单的线条下,每个漫画人物都是笑意盈盈,不同的发型彰显着人物个性。邱乐津说,今年16周岁的子博是一名中度自闭症少年,平时爱好非常广泛。子博喜欢自己玩乐器,家里有古筝、小提琴、二胡、吉他等,还不时上台表演节目。去年,邱乐津发现子博用铅笔画人物,而这得益于他喜欢看韩国女团的歌舞表演,有时兴起都能画到凌晨两三点。

  与母亲站在一起,子博看起来高大而帅气,与记者和特教老师打招呼后,他害羞地跑回了教室。发梢上的几丝银发,足见子博妈妈照顾儿子所付出的艰辛。从外表上看,子博无异于其他普通孩子,但当处于青春期的他有时对自己的委屈无法表达或情绪无法释放时,他会像五六岁的小孩般哭闹,而子博妈妈对此却束手无策。

  子博妈妈说,子博从小就发现有些不寻常的行为举动,经多次寻医问诊之后,在广州确诊为中度自闭症。在子博三岁半时,子博妈妈带着他到惠州一家特殊学校进行长期的培训,也就是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子博喊出人生第一句“爸爸、妈妈……”为让子博更好地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子博妈妈带着6岁多的子博回到汕头,也不掩饰子博患自闭症的事实。“我们这样做,只是希望让更多人了解自闭症,然后能够去接纳孩子。”子博妈妈如是说。

  可是,始终绕不开的是“星儿”未来的生活,子博的父母对此也有所担忧。“青春期情绪不太好,等他定性了,再考虑出路吧。”子博妈妈告诉记者,之前有考虑过子博未来的生活,但理想与现实往往有太多的差异,特别是单靠“星儿”家长个人的力量来解决孩子未来康复和就业等问题,往往是不够的。她更希望子博生活得有尊严,而不是成为社会的负担。

  探索支持性就业辅导

  其实早在数年前,我市部分社工机构和康复机构就有为大龄“星儿”开展能力提升服务,但由于种种原因而被迫暂停项目。市龙湖区善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项目负责人陈丽云告诉记者,在汕头市公益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2017年善青社工中心发起“自闭症青年能力提升项目”,为14~25岁心智障碍青年提供以生活技能、职业技能培训为主要教学内容的日间服务,促使心智障碍人士掌握一定的生活自理技能及一定的社区融入技巧,协助心智障碍青年适应社会生活,提升自身能力,融入社会,再慢慢过渡到能独立生活和能就业。

  然而,在运营过程中,经费成为项目发展最大的难题。许丽云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月的场地租金、人员支出、办公费用、餐费以及活动经费等,就需要近5万元,一年就要近60万元。尽管在整个过程中,汕头市公益基金会给予了资金支持,但由于项目需要资金费用较大,项目在今年不得不暂停运营。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项目运营2年来,13名包括大龄自闭症青年在内的心智障碍青年在就业辅导员的帮助下实现就业,分别在洗车行、酒店、图书馆、食品厂从事洗车、客房整理、厨房帮工、食品包装等工作。

  建立专业就业辅导机构

  据了解,目前国家对0至6岁的自闭症儿童实行抢救性计划。在汕头,每位汕头市户籍的0至6周岁自闭症儿童可申请每月2200元康复救助金,补助资金用于在训儿童在定点机构接受康复训练、评估、教材、家长培训、家庭康复指导、建立档案等服务。但国家对大龄自闭症孩子并未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对自闭症青年的就业问题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王婕告诉记者,目前自闭症群体的职业教育没有可借鉴的路可以走,很多家长甚至是民间组织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从事特殊教育工作有2年多的时间,邱乐津对自闭症孩子也倾注了心血,也正因她的细心,才将子博原本丢弃的绘画作品从垃圾桶“抢救”回来。在征得子博父母同意的情况下,邱乐津还尝试着联系广告策划公司,将子博的画作制作成抱枕、杯子、笔记本等文创产品。邱乐津表示,通过链接资源探索为“星儿”及其家庭开展创业项目,也不乏是一种新的尝试。

  “自闭症群体的照料和救助是终生的,他们从上学到职业培训,再到工作就业,是个系统工程。”市自闭症关爱协会秘书长林佳频表示,当今社会关注更多的是自闭症儿童的早期干预治疗,却忽略大龄自闭症群体的康复及照料问题。不少家庭不得不留有一名劳动力在家照顾“星儿”,给“星儿”家庭带来巨大的压力。她建议,政府可以先通过在社区建立自闭症人士日间照料服务机构,解决自闭症群体所在家庭的实际困难,让这些“星儿”家长有喘息的机会。同时,建立针对大龄自闭症群体的专业就业辅导机构,让大龄自闭症群体能掌握一技之长,从而能依靠劳动获得尊严和价值。 本报记者 李德鹏 摄影报道

 

 

 

编辑:陈效云 发表日期:2019年03月30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