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善行潮汕

抽丝剥茧寻踪迹 众人合力寻亲归

“梦归潮汕”寻亲团借助各方力量为寻亲人圆梦

  ■ 本报记者 李德鹏 摄影报道

  寻亲的艰辛,普通人很难知晓。在过去3年里,“梦归潮汕”寻亲团在帮助早年流散外地的潮汕老人寻亲的过程中,不断地总结经验,借助各方力量,在众多琐碎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梳理出有价值的线索,为寻亲人找到日思夜想的家乡和亲人。

  协助民警为侨胞寻亲

  “民警多方寻线索,柬汕亲人喜相聚。”近日,年过八旬的陈荣弟与家人来到市金平区公安分局金龙派出所,为该所帮助他们远在柬埔寨的亲人寻亲的民警送上锦旗。

  6月底,金龙派出所接到上级的指令,协助柬埔寨“侨三代”陈俊强寻找在汕头的叔公和叔婆。根据陈俊强提供的地址、电话等信息,推断其叔公“陈荣命”所居住的地方是玫瑰园4座,而叔婆则名为陈雪芳。金龙派出所户籍民警王玮连夜翻查户籍信息档案,可是玫瑰园4座相应的户籍信息中,却没有“陈荣命”这个人。王玮告诉记者,由于上世纪80年代我市对门牌号进行调整,有可能导致寻亲人提供的信息与目前的地址不对应。

  为尽快帮助陈俊强找到亲人,金龙派出所指导员谢晓冰一方面与辖区民警入户走访调查,另一方面联系“梦归潮汕”寻亲团协助寻找。

  “陈荣命”在玫瑰园社区是“查无此人”,那么从陈雪芳处是否能够找到突破口呢?“梦归潮汕”寻亲团志愿者水哥利用个人关系获知陈雪芳的联系方式,了解到其居住在汕樟路附近,并从其女儿口中获知家中有个亲人叫陈荣弟。

  陈荣弟与“陈荣命”仅相差一字,是否为同一人呢?谢晓冰根据水哥反馈的信息,马上组织民警对此前所收集的所有信息再次进行梳理,并进行入户走访调查,最终在玫瑰园21座找到陈荣弟,也确认就是陈俊强要找的亲人。

  水哥告诉记者,在此之前,因寻亲的事宜,寻亲团不时向金龙派出所求助,派出所也积极为志愿者提供各类帮助,至今已成功协助4位寻亲人找到亲人。

  缩小范围定位故园地

  在寻亲的过程中,要从众多的信息中找到有效信息点,需要对潮汕地形地貌、村落姓氏等非常熟悉。在对志愿者水哥进行采访的过程中,他的手机又再次响起,“濠江马滘街道寻亲人对接成功!”水哥说,这宗案例走访了2个多月时间,除了缘分使然,更多的还是靠经验积累。

  “梦归潮汕”寻亲团在今年5月份到江西省会昌县举行大型寻亲宣传活动,90岁的李泽昌老人在现场登记寻亲信息。她在11岁时被亲人带到江西卖掉,而这一路就走了十多天。老人说自己的家乡疑似在庵埠、达埠海边,而家乡村落名叫“马滘”。在接到寻亲信息之后,水哥与寻亲团其他志愿者进行分析,“海边”、“捕鱼为生”、“马滘对面是达埠”等信息的指向性都非常清晰,于是将老人的家乡锁定在汕头市濠江区马滘街道。

  可是,缩小范围并不就意味着大功告成。寻亲团志愿者在随后的走访中,根据李泽昌老人提供的信息找到当地的杨厝、李厝等祠堂,询问当地老辈宗亲,却未能与李泽昌老人的信息一一对应。水哥说,找到疑似家乡之后,寻亲脚步会出现停滞的原因有很多。离乡别井数十年,寻亲老人的记忆力已经有所减退,对自己在家乡的姓名可能出现记忆偏差。同时,家乡中熟知当年情况的老人大都已离世,获取信息的途径变得更为单一。如果加上族谱未有记录相关信息,那就更是无从下手。

  尽管如此,“梦归潮汕”寻亲团的志愿者并没有放弃,动用各种关系网,四处打听有关李泽昌家乡亲人的信息。功夫不负有心人,近日,志愿者偶然间在与马滘街道治保主任聊天时提到李泽昌老人的情况,治保主任的母亲听到之后便说“她(李泽昌)要找的亲人是我的邻居呀”。而后,经过信息比对,终于确认寻亲对接成功。

编辑:郑钟展 发表日期:2019年07月17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