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善行潮汕

陪伴式服务,让暖阳照进老人心间

——社区独居长者探访服务让社会充满爱

  ■ 张智康

  我与袁伯的相识,从2017年第一次入户探访开始,那年他89岁。

  袁伯是同益街道志成社区的一名高龄孤寡独居长者,在居委工作人员的转介下,社工开始接触袁伯并带领袁伯参加白内障免费义诊活动。从那以后,袁伯成为同益社工站一位定期探访的服务对象。

  

  入户探访 了解生平

  穿过长长的楼道,来到位于最里间的屋门前,敲着布满锈色的铁门,我喊了声:“袁伯,在家吗,我是同益街道社工站的小张。”“来了。”伴随着屋内桌椅挪动的声音,透过门栏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缓步前行的身影。在老旧的房屋内,环视全屋,除了简单的家具就只有眼前这个满挂笑容的老人和一只胆小的橘猫。这便是我第一次见到袁伯的场景。

  这是带领袁伯参加白内障筛查义诊后,在社工同事陪同下对袁伯的首次入户探访。对袁伯进行访谈、了解情况并反馈白内障筛查的检查结果。袁伯确诊为白内障,但由于有心脏病史,医生并不建议袁伯进行白内障切除手术。袁伯一开始表现得难以接受,他说他的眼睛已渐渐模糊,视力大不如前,经过我和社工同事反复耐心的解说,袁伯也慢慢接受了年事已高不适合经行白内障手术这一结果。也许是许久没有的热闹,我们的到来,袁伯很是开心。慢慢地,在我和社工同事的引导下,袁伯打开了话匣,向我们叙说了他的生平。

  袁伯出生在鸥汀当地有名的书香门第,袁伯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24岁时,袁伯遭遇了人生的低谷,直到48岁袁伯的身份终于得到了平反,并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但此时的袁伯已感到身心俱疲,几年后,袁伯申请了提前内退。从此孑然一人生活到现在,几年前,同父异母的弟弟更是先于袁伯离开了人世。年轻时的坎坷经历,使袁伯的社会支持网络变得十分薄弱。此外,随着年岁的增长,袁伯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下楼活动,维持、拓展社交圈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袁伯在叙说的过程中,有几次激动得哽咽失声,我和社工同事除了倾听,也适时地给予了安慰和情绪疏导,对袁伯的遭遇和不幸表示同情,同时向袁伯澄清过往的不幸遭遇有一些特定的历史因素。鼓励袁伯尝试放下对过往的介怀,正视过往的遭遇。

  

  探访关怀 制定计划

  2018年的除夕来临之际,和往常一般入户探访袁伯时,在聊天过程中得知袁伯因年事已高无法打扫卫生,我和社工同事主动提出为袁伯进行居家打扫,辞旧迎新。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袁伯家中存在着一些安全隐患问题,提醒袁伯独自在家时一定要多加留心。结束打扫后,我们关切着袁伯春节期间的买菜做饭可有了着落,袁伯告诉我不用担心,他已准备了足够一周的食物。整个聊天过程中,袁伯始终紧紧握住我的手,几次感动落泪,感谢我们一直以来对他的关心和陪伴。

  春节本是家家户户团圆的美好日子,但眼前的袁伯似乎早已习惯了数十年如一日的孤寂。直至探访结束,我的心里仍是五味杂陈,那句新年快乐始终说不出口。

  根据袁伯的叙述以及在探访过程中的观察,我和社工同事认真讨论分析了袁伯的现状,梳理眼前的需求。我们制定了详细的探访计划,约定每隔一段时间电访或入户探访袁伯,给予陪伴,并倾听袁伯的生活点滴。我们还希望通过链接志愿者资源、重建社会支持网络,让袁伯有一个温暖祥和的晚年。

  

  协同居委 消除芥蒂

  在与袁伯的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袁伯因为对于过去的介怀,长久以来的独居,没有与外界接触,对居委工作人员总是存在着不信任与不认可。我们开始思考如何去改变袁伯的认知、消除误解。在2018年末,因与楼下共用的水表出现问题,袁伯家的自来水供应中断,需接驳新的水表。我和社工同事以此为契机,主动邀请社区居委工作人员一同入户,了解事件始末,协助袁伯办理新的自来水表。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居委工作人员的细致入微、耐心解答以及数次往返水厂,让袁伯家有了独立的新水表。在整个协助袁伯办理新水表和跟进的过程中,使袁伯对居委工作人员有了很大的改观。甚至在后来数次探访中,袁伯解开了对社区居委的芥蒂,询问我有关居委的相关情况,说想要赠送一面锦旗,感谢居委的关心与帮助。现在,袁伯遇到什么困难除了打电话给社工,还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居委,需求居委帮助的同时聊聊家常。

  经过这两年来社工的陪伴以及协同居委工作人员为袁伯做的一些事情,如带领袁伯进行免费白内障筛查检查、为袁伯办理新装水表入户等,令袁伯对居委、政府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观。如今的袁伯,总是感念着政府的关心,感谢社工给予的陪伴。两年的陪伴,我们见证了袁伯对过去的看淡与释怀,也温暖了袁伯的生活。

  今年,袁伯91岁。

  (本文作者为汕头市金平区同益街道社工站社工)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18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