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天下 > 国际

阿富汗通往和平的路还有多长?

8月12日,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第八轮谈判正式结束。去年7月,特朗普政府不再坚持此前提出的“阿富汗新战略”,罕见地选择同塔利班直接对话。据报道,本轮谈判的后几天主要聚焦一些技术细节问题,双方均表示谈判“取得了成果”。

2001年阿富汗战争开始至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仍未剿灭盘踞在当地的塔利班武装。就在谈判期间,塔利班针对阿富汗政府力量的袭击接连不断,原定于今年上半年举行的阿富汗总统大选被两度推迟。

若美国与塔利班继续坐在谈判桌上,阿富汗局势能否变得更加明朗?专家分析,美军在未来将较大概率地选择从阿部分撤军,但塔利班是否会就此卷土重来仍是未知数,离阿富汗国民迎来最终和平还为时尚远。

●南方日报记者泠汐吴扬

策划统筹:李劲洪奕宜邵一弘

A

欲走欲留北约内部现分歧

边谈边炸塔利班威胁日甚

2017年8月21日,特朗普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宣布了“阿富汗新战略”。在这份颇具攻击性的战略中,特朗普不仅宣布了向阿富汗增兵,还赋予了五角大楼更大的自主权。

竞选本届总统期间,特朗普曾承诺“限制美军在海外的参与”,然而上任后却变卦,采取积极的对外军事政策。到2018年,随着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和白宫幕僚长凯立等“鹰派”幕僚的相继离职,特朗普的立场又出现二度反转。

2018年7月2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特朗普希望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从驻扎在阿富汗的1.4万美军中撤出7000人;2018年12月,特朗普又在“不顾军事顾问劝告”的情况下,宣布从叙利亚撤走全部美军。

为实现撤军目的,美国同塔利班到目前为止已举行八轮谈判。谈判期间,美军内部及北约都有人对这一决定表示异议。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称“阿富汗当前政治形势不容许美国撤军”;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表示,尽管北约盟军不想在阿富汗多呆,但阿富汗目前仍需要军事存在,以实现和平解决该国冲突。

阿富汗政府被排除在了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桌之外。对此,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批评美国绕开阿富汗政府,称“我们的未来不能由外界决定”。

目前,美国与塔利班的第八轮谈判尚未达成最终协议,也未产生明确的“撤军时间表”。但这场以实现“永久停火”为最终目的的谈判并未给阿富汗带来和平,塔利班对阿政府军的袭击更加频繁。

根据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统计,2018年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导致了3804名平民死亡,创下了历史纪录,其中塔利班袭击导致的死亡占37%。在第八轮谈判期间,阿富汗各地发生多起炸弹袭击事件,造成一名地区行政长官死亡、数百名平民死伤。

在今年2月美国与塔利班第五轮谈判前,美国政府阿富汗问题特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表示,华盛顿想在阿富汗7月份的总统大选前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但在阿富汗各地频繁的恐怖袭击下,总统大选不得不延期至9月28日进行。

7月28日,阿富汗现任总统加尼谋求连任。同日,其竞选搭档阿姆鲁拉·萨利赫在首都遇袭负伤。面对越来越混乱的局势,阿富汗参议院议长法扎尔·哈迪·穆斯利姆亚尔8月8日直言,若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协议,不仅无法实现和平与稳定,还将带来明显的灾难性后果。

B

备战大选特朗普弃战主和

从阿撤军美国形象或受损

为何特朗普两次改口,最终还是选择从阿富汗撤军?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大彪认为,2020年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选择谈判的目的很明显:为2020年大选备战。

在2020美国大选期间,美国财政赤字问题成为舆论焦点。根据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的评估报告,美国联邦政府2019财年预算已达1万亿美元,为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截至6月30日,美国公共债务已突破22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根据去年8月通过的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美军在2019年的军费预算为7163亿美元,达历史新高。奥巴马任期内过度削减国防预算,曾引起美军不满。特朗普政府上任伊始就以军费“讨好”美军,大幅增加军费开支。但面对甚嚣尘上的舆论压力,特朗普不得不做出一番表态。

路透社称,2019年拨付给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预算总额为49亿美元。2013年,驻阿美军人数达到峰值。此后,尽管阿富汗驻军人数和拨付的预算都大幅下降,美国国防预算仍在持续上升。

2018年9月,时任美国国会军事委员会议员亚当·史密斯表示,从2020财年开始,美国国防预算必须进行削减。削减美国国防预算罕见地获得了美国两党的一致支持,成了特朗普需要遵守的“政治正确”。

在阿富汗驻军预算这笔数额不大的军费上,特朗普试水“拆东墙补西墙”。路透社5月12日消息,在一笔由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批准的、用于修建美墨边界隔离墙的15亿美元拨款中,有6.04亿美元来自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军费账户。

朱大彪分析,相比越南战争,美国在阿富汗耗费的经济成本实际上并未给美国带来较大影响。而且由于阿富汗战争的持续时间过长,美国政坛反战情绪越来越大,特朗普上任之初想要通过短期压倒性胜利解决战争的尝试又失败了,因此只能选择坐回谈判桌。

朱大彪认为,尽管在美国政坛内主张撤军的声音较奥巴马时期更强烈,但远没有像越南战争时期国内反战舆论一般高涨。“美国社会仍然保有对‘9·11’的记忆。”

特朗普为谋求个人竞选优势选择与塔利班直接谈话,将严重影响驻海外美军的利益。朱大彪认为,一旦美军撤军导致塔利班在阿富汗得势,其不仅会对美国产生实际威胁,也会让阿富汗及美国的北约盟友怀疑美军的战略执行力和实力,导致美国国际形象受损。阿富汗政府也将对美国的道德责任感产生怀疑。

C

谈判对话阿政府被边缘化

协议若成前方未必是和平

本轮谈判似乎给阿富汗局势增添了一些确定性。虽然双方尚未就阿富汗问题达成最终协议,但均表示谈判取得了成果。哈利勒扎德称,接下来的谈判主要解决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的问题。在6月举行的第七轮谈判中,双方已在反恐保证、撤军、阿富汗内部对话、实现永久和全面停火4个方面取得了实际进展。

若美军给出撤离阿富汗的具体“时间表”,阿富汗局势将会如何?朱大彪认为,美军撤出可能严重影响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力量,也将为阿富汗本就混乱的政局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随着驻阿美军不再执行前线作战任务,塔利班武装力量在阿富汗控制的土地面积不断增大。据美媒报道,根据美国政府战争检察员报告指出,2015年11月时,阿富汗政府控制了全国72%的地区,但到了2018年末仅能控制56%,约三分之一的地区是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的“争夺区”。2019年,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亚历山大·曼特茨基还称,塔利班运动控制着阿富汗不少于一半的领土。

为何塔利班武装越打越强?朱大彪认为,塔利班武装长期把自身塑造成普什图人的代言人形象,获得了当地部落的支持,隐藏在高山和普通群众中,同北约军队和政府军打游击战,令后者不断遭受损伤,直至难以承受。

2014年5月,奥巴马在公布阿富汗撤军计划时称,阿富汗“不是一个完美的地方”,让阿富汗变得更加美好不是美国“应承担的责任”。奥巴马离任后,留给特朗普政府的是一个安全形势愈发严峻的阿富汗。

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李青燕认为,从美国进行阿富汗战争的目的上看,美军和北约国家已实现其战争目的,但对战争的长期性缺乏预估。当美军将精力投入伊拉克战争,塔利班便很快死灰复燃。

在谈判过程中,本该起重要作用的阿富汗政府在塔利班的抵制和美国的忽视中被边缘化。阿富汗政府多次呼吁同塔利班直接对话的尝试均失效。4月30日,加尼为商讨该问题召开了支尔格大会,但遭到了不少阿富汗政界人士的抵制。

没有阿富汗政府参与的和平协议,将如何确保阿富汗的和平?李青燕认为,摆在阿富汗局势前面的问题有好几个,包括阿富汗政府需要采取哪种体制、权力如何分配、国家如何立足等。美军和塔利班之间如何达成协议,只是所有问题其中最好解决的一个。距离实现阿富汗的和平尚十分遥远。

 

编辑:李群 发表日期:2019年08月19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社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