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天下 > 社会

到贵州品稻花鱼与豆花鱼

  来到贵州,随时随地都可以吃上稻花鱼,稻花鱼就是养在稻田里的鱼。在农村住过的人都知道农田其实就是个吃的原料库,那里的青蛙泥鳅小鱼等应有尽有。如果你需要改善伙食,到农田里转一转,就满载而归。

  稻花鱼是种水稻时播在田里的鱼苗。它们成群结队地在森林般的稻田里游弋着,就像稻田里的巡逻队。它们吃水里的小虫、小鱼、杂草,排出粪便成为肥料,把水稻滋养得格外茁壮。到稻子开花时节,落下的稻花就成为鱼的美食。水田里四处都响着鱼吃稻花的声音。收获的时候,在稻田里开个缺口,下面放个大网兜,鱼就哗啦啦地顺水流了出来。成群的稻花鱼在网兜里泼剌着,一如渔民出海的丰收热闹时节。

  稻花鱼肉质细嫰鲜美,用来清蒸做汤皆可。清蒸的鱼被剖成两半,看起来就像两条鱼并肩而游。用筷子轻轻拨开鳞片,那洁白如玉的肉就映入眼帘。蒸得恰到好处的鱼,肉入口即化,还有天然的清香。如果要做汤,就用骨汤熬制,加上咸菜、葱丝、姜丝等配料,甘酸可口。

  而豆花鱼则是另一番光景。很多没有吃过豆花鱼的以为稻花鱼跟豆花鱼用的是相同的鱼。其实不然。稻花鱼生长在水田里,不过一斤来重。而豆花鱼动辄一两斤,甚至三四斤,所以做豆花鱼用的是江河里的大鱼。之所以把它们放在一块说,是因为它们都是贵州特产。而且只有一字之差,容易引起联想。

  本以为贵州是荒凉之地,其实城市热闹繁华跟东南沿海相比不遑多让。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平原,在城市里也不时夹着一些山。在旅馆里住宿,向后窗看,就是一座带着绿树藤萝的山。山上还有磊磊的山石,宛如天然巨型盆景。直到晚上,进入闹市区,在明亮的灯光和交错的行人中,在热热闹闹香气四溢的大排档间,我们才淡忘了那些山的身影。

  几乎所有的大排档拿手菜都是“烤排骨”、“豆花鱼”、“炒田螺”,可见这几样是本地招牌菜。不过有的摊档生意火爆,有的门可罗雀。我们就挑了间热闹的,叫了炒田螺、豆花鱼和烤排骨。只见店家在水里抄起一条两斤多重的大鱼向我们展示了一下就把它摔晕,然后捧到后面去烹制了。一刻钟后,各种菜就罗列出来,如同一台热热闹闹的水陆道场。最醒目的自然是豆花鱼。

  它躺在下面烧着炭火的方形长锅里。锅里是沸腾的红色辣汤水,香气随着蒸汽四处弥漫。那条被烤后安然入浴的鱼就像神坛上的祭品,身上还有一层厚厚的“大被子”——那就是豆花。我们平时吃的豆花都是甜的,而这里的豆花是咸的,又咸又香。它吸饱了鱼的肉汁和汤水的味道,加上本身滑嫩的口感,让人逸兴遄飞,吃得眉飞色舞 。而鱼肉也吸取了豆花的植物香气,去掉了几分腥腻,多了清新。加上不断刺激着食欲的辣——这里的辣不是一般的辛辣,是麻辣。辣得你一边流眼泪一边流口水,又痛又快。我本来不会吃辣。却又欲罢不能。于是一边挥汗如雨地喝水,一边哆哆嗦嗦地挥舞着筷子。

  回到宾馆,一身汗水。又洗了一个澡。洗澡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豆花鱼,浑身上下都是豆花香。那条鱼成精了,渗透到我们的血管里、记忆中。

黄春馥

  

编辑:陈齐薇 发表日期:2020年10月12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